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与杭州天腾雾森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马钟炜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鲁民终1523号

  •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嘉罗公路****号*幢。
      法定代表人:王文生,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于大江上海君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钟炜,男,1973年1月12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天腾雾森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外东山弄**号综合楼*楼。
      法定代表人:马钟炜,总经理。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严忠泽上海沪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姜磊上海沪慧律师事务所律师。
  •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腾邦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马钟炜杭州天腾雾森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天腾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鲁02民初7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腾邦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1.涉案专利属于现有技术,上海腾邦公司不构成专利侵权。2.一审判决上海腾邦公司赔偿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200万元不符合法律规定。3.一审判决认定的侵权证据不足,合议庭对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比对不具有权威性,应该由法院委托专业的鉴定机构进行对比。
      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辩称:1.涉案专利合法有效,上海腾邦公司关于涉案专利不具有新颖性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2.根据现有证据和上海邦腾公司的自认可知,上海腾邦公司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所获利益在100万元至418万元之间,已经超出了法定赔偿的最高数额,一审法院判决上海腾邦公司赔偿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符合法律规定。3.上海腾邦公司一审中已经自认其产品的技术特征全部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2的保护范围,同时一审法院将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进行比对是行使职权,法律并没有规定在比对过程中必须有第三方鉴定机构参与,一审法院的比对意见合法,具有权威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海腾邦公司上诉请求。
      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上海腾邦公司:1.立即停止侵害杭州天腾公司名称为“雾森水处理装置”、专利号为200410018056.6的发明专利权,包括停止制造、许诺销售、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2.赔偿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共计499万元;3.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马钟炜系名称“雾森水处理装置”、专利号200410018056.6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该发明专利申请日为2004年4月27日,授权公告日为2007年3月7日。
      杭州天腾公司成立于2003年1月7日,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为:制造、加工;雾森产品(在《杭州市污染物排放许可证》有效期限内经营)服务,人工造雾系统、雾森产品、景观造景系统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承接景观造景系统工程(涉及资质证凭证经营);其他无需报经审批的一切合法项目。
      2012年4月3日,马钟炜与杭州天腾公司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杭州天腾公司依该合同获得全国范围独占实施许可,期限为2012年4月27日至2017年4月26日。
      上海腾邦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26日,注册资本1144万元,经营范围为:环保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园林景观设计及工程,水电安装及维修,商务咨询,会展服务,图文设计制作,计算机系统集成,电脑及配件(除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专用产品),五金交电、办公设备、灯具、装饰建筑材料,机电设备及配件、除尘设备的销售,除尘降温设备生产。云平台服务、云基础设备服务、云软件服务。
      青岛市政府采购2014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喷雾降温项目《公开招标文件》中招标人为青建集团股份公司,采购代理机构为山东中钢招标有限公司,项目编号为T-20130806-001,日期为2013年12月6日。《公开招标文件》第一章“招标公告”中第三标段项目内容为“七彩飘带区喷雾降温系统”,其招标公告在青岛市政府采购网(××/)上发布。《公开招标文件》第十二章“项目需求以及技术要求”,系统参数附表1中3.1.1净化过滤水处理装置的要求为:“★1.确保雾粒的洁净程度,避免由此带来人体健康的隐患,在系统主机内部必须设置精度不低于0.05微米的超滤膜法水处理装置,同时必须设置专用泵自动定期对膜处理器进行反冲洗维护。2.有效的100%去除水源中的细菌、病毒、藻类、微生物以及胶体、颗粒等有机和无机物”。3.1.5过滤精度的要求为“★青岛市政府采购网页中“市级采购”项下“2014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喷雾降温项目第三标段中标结果公示”中显示:中标人为上海腾邦公司,中标金额为1018.075225万元。
      2014年8月7日,上海联科律师事务所向上海市东方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的公证,公证处公证员黄某、公证人员王某与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严忠泽于2014年8月7日下午对位于青岛市的“2014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现场的(设备铭牌上有“雾博士环境空间优化系统”、“型号:DDF-2000”、“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等字样标识)等现状拍摄照片126张,并于8月12日制作(2014)沪东证经字第12704号公证书。
      杭州天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证据保全申请,一审法院于2016年8月16日作出(2016)鲁02民初757-1号民事裁定,并于2016年8月26日对安装在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现场上海腾邦公司生产的“七彩飘带喷雾降温系统”设备采取了证据保全措施,该设备铭牌上标有“雾博士环境空间优化系统”、“型号:DDF-2000”、“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等字样,并当场打开其中一台设备的两侧挡门进行拍照和现场查验,并与涉案发明专利的权利要求1、2进行了初步对比,除膜过滤装置中滤膜组件的截留孔径无法确定外,其余技术特征基本相同。经询问现场工作人员,相同设备在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区域中共有十余台。经审理查明,上海腾邦公司生产的该设备在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区域中共有十二台。
      杭州天腾公司与上海腾邦公司于2010年签订《雾森系统安装采购合同》,上海腾邦公司购买杭州天腾公司生产的TS-FC132A雾森系统设备一套,总价款为90552元人民币,用于上海世博会中国馆。
      2016年12月19日,上海腾邦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宣告涉案专利权无效,该局于2017年8月17日作出《无效宣告案件结案通知书》,以“请求人未具体说明无效宣告理由”为由,维持专利权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二、如侵权行为成立,上海腾邦公司的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马钟炜系名称“雾森水处理装置”、专利号200410018056.6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杭州天腾公司系该专利全国范围独占实施被许可人,在其拥有涉案专利期间,其依法享有的专利权应予保护,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其许可,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其专利产品,否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本案发明专利的权利要求表述为:1.一种雾森水处理装置,包括以此通过管路相连的高压泵、雾化喷头,其特征在于:在所述高压泵前、或者是在高压泵与雾化喷头之间设置通过管路相连的、采用膜法液体分离技术的膜过滤装置;所述膜过滤装置为截留孔径是0.1-0.99微米的微滤膜组件,或为截留孔径是0.002-0.1微米的超滤膜组件;或是为截留孔径是0.0009-0.0011微米之间颗粒的纳滤膜组件,或为能阻挡所有的融解性盐及分子量大于100的所有物质,仅允许水分子通过的反渗透膜组件;所述雾森水处理装置还包括膜清洗装置,所述膜清洗装置包括带有截止阀的排污出液管,所述排污出液管与膜过滤装置相连通。2.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雾森水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膜清洗装置还包括储水容器、反冲洗泵,所述反冲洗泵通过连接管一端与膜过滤装置相连,另一端与储水容器相连,所述储水容器通过与连接管与高压泵、或者雾化喷头相连。3.根据权利要求2所述的雾森水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雾化喷头的进口端设有分组控制阀。4.根据权利要求3所述的雾森水处理装置,其特征在于:所述分组控制阀为手动阀、或电磁阀、或气动阀。
      本案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主张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书中的第1、2项权利要求确定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根据该项权利要求的记载,并结合说明书及附图,一审法院认为该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构成:1.一种雾森水处理装置,包括以此通过管路相连的高压泵、雾化喷头;2.在高压泵前、或者是在高压泵与雾化喷头之间设置通过管路相连的、采用膜法液体分离技术的膜过滤装置;3.所述膜过滤装置为截留孔径是0.1-0.99微米的微滤膜组件,或为截留孔径是0.002-0.1微米的超滤膜组件;或是为截留孔径是0.0009-0.0011微米之间颗粒的纳滤膜组件,或为能阻挡所有的融解性盐及分子量大于100的所有物质,仅允许水分子通过的反渗透膜组件;4.膜清洗装置包括带有截止阀的排污出液管,所述排污出液管与膜过滤装置相连通;5.膜清洗装置还包括储水容器、反冲洗泵,所述反冲洗泵通过连接管一端与膜过滤装置相连,另一端与储水容器相连,所述储水容器通过与连接管与高压泵、或者雾化喷头相连。
      本案中,将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必要技术特征进行比对可以看出,被诉侵权产品技术特征a、b、d、e分别与涉案专利的技术特征1、2、4、5一致,上海腾邦公司对此未提出异议。
      对于涉案专利技术特征3,由于未对涉案侵权产品的膜过滤装置截留孔径进行鉴定以确定其孔径尺寸,上海腾邦公司认为其未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涉案专利技术特征3,给出了4个膜过滤装置截留孔径的范围,一审法院认为,分别是0.1-0.99微米的微滤膜组件;0.002-0.1微米的超滤膜组件;0.0009-0.0011微米之间颗粒的纳滤膜组件;能阻挡所有的融解性盐及分子量大于100的所有物质,仅允许水分子通过的反渗透膜组件。其中微滤膜组件与超滤膜组件孔径数据是连续的,超滤膜组件与纳滤膜组件间存在0.0009微米的孔径差,这个孔径差系在超滤膜和纳滤膜的中间,是超滤膜的上限也是纳滤膜的下限。从《公开招标文件》第十二章“项目需求以及技术要求”,系统参数附表1中3.1.1净化过滤水处理装置的要求为:“★1.确保雾粒的洁净程度,避免由此带来人体健康的隐患,在系统主机内部必须设置精度不低于0.05微米的超滤膜法水处理装置,同时必须设置专用泵自动定期对膜处理器进行反冲洗维护。2.有效的100%去除水源中的细菌、病毒、藻类、微生物以及胶体、颗粒等有机和无机物”、3.1.5过滤精度的要求为“★上海腾邦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据主张涉案专利不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属于现有技术。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专利已经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无效程序,维持专利权有效。在一审庭审中上海腾邦公司亦未有证据证明有与涉案专利相同或近似的技术公开,上海腾邦公司的该抗辩主张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海腾邦公司实施了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应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对于赔偿数额的确定,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成本核算表及与上海腾邦公司签订的《雾森系统安装采购合同》,上海腾邦公司在青岛世博园区项目中标价格等证据证明上海腾邦公司的获利,以确定赔偿数额。一审法院认为,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提交的成本核算表系其单方制作,在上海腾邦公司不认可的情形下,一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对于杭州天腾公司与上海腾邦公司签订的《雾森系统安装采购合同》,上海腾邦公司虽然认可其真实性,但认为与本案所涉无关,杭州天腾公司亦未进一步证明该合同中所称TS-FC132A雾森系统设备与本案所涉设备相同或近似,且据上海腾邦公司陈述该设备需定制,没有统一价格,因此,《雾森系统安装采购合同》中的采购价格不能作为衡量涉案侵权产品价格的依据。上海腾邦公司在一审庭审中陈述其涉案产品成本价为50万元左右,该项目的纯利润是100万左右,虽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但系上海腾邦公司对其涉案产品成本给出的保守价格,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认为即使如此上海腾邦公司的利润也足够巨大,由此可以认定该项目12台设备的总造价应该在600万以下。一审庭审中,上海腾邦公司未提交与招标方的签订的合同及其他证据以证明其除了涉案设备还参与其它配套工程的建设以及其他所产生的相关成本费用,因此,根据上海腾邦公司自述,结合上海腾邦公司项目的中标价格1018余万元,该项目设备的利润空间可以认为在100万至418万元之间。在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的损失无法确定,上海腾邦公司的获利无法具体计算的情形下,本案简单适用法定赔偿100万元的上限数额,显然不符合上海腾邦公司所获利益。根据本案涉案发明专利的特点、侵权行为的情节、上海腾邦公司的主观恶意程度、生产侵权产品的时间、生产规模、以及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予以确定,上海腾邦公司赔偿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200万元。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主张的过高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 一审裁判结果: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七条规定,判决:一、上海腾邦公司立即停止侵害专利号为200410018056.6、名称为“雾森水处理装置”发明专利权的行为,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上述专利权的产品;二、上海腾邦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经济损失200万元;三、驳回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6750元,由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负担14025元,上海腾邦公司负担32725元。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一致。
  •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一、一审法院的程序是否适当;二、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技术方案是否属于现有技术;三、一审判决认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关于第一个问题。上海腾邦公司上诉称本案技术比对需要委托司法鉴定。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上海腾邦公司上述主张并无法律依据,人民法院应对被诉侵权产品是否具有专利所有技术特征通过技术比对作出事实认定。其次,一审中,法院进行技术比对时,上海腾邦公司未提出异议,亦未提出司法鉴定申请。最后,上海腾邦公司并未提交初步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存在区别技术特征,且该技术特征的认定需要专业技术人员。综上,上海腾邦公司关于一审法院程序不当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关于第二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在专利侵权纠纷中,被诉侵权人有证据证明其实施的技术或者设计属于现有技术或者现有设计的,不构成侵犯专利权。本案中,上海腾邦公司虽主张涉案专利为现有技术,但是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在涉案专利申请日前有与涉案专利相同或近似的技术公开,故其现有技术抗辩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第三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七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专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要求权利人对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进行举证;在权利人已经提供侵权人所获利益的初步证据,而与专利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该账簿、资料;侵权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认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本案中,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请求上海腾邦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499万元,并提交了2014青岛世界园艺博览会喷雾降温项目第三标段《中标结果公示》等证据。一审法院根据马钟炜、杭州天腾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结合上海邦腾公司的自认,综合认定上海邦腾公司就中标项目获利区间为100万元至418万元,并根据本案具体情况,确定上海邦腾公司承担200万元赔偿责任,合法适当,上海邦腾公司对此虽持有异议,但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真实获利情况,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
  •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上海腾邦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2800元,由上海腾邦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刘晓梅
      审判员于军波
      审判员柳维敏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张琼
      书记员闫旭冉
      
裁判文书
可视化
VIP
TOP